温州四幢民房倒塌祸起何处?
2016/10/11 9:25:35 新闻来源:新京报
温州自建房倒塌事件,是一起不折不扣的悲剧,但是,悲剧过后,更需要认真审视自建房的质量安全问题。如果相关部门还是看着千疮百孔的自建房监管体系,一副漠然姿态,那么,类似的悲剧还会不断上演。
温州自建房倒塌事件,是一起不折不扣的悲剧,但是,悲剧过后,更需要认真审视自建房的质量安全问题。如果相关部门还是看着千疮百孔的自建房监管体系,一副漠然姿态,那么,类似的悲剧还会不断上演。

昨日凌晨4时许,浙江温州四幢民房发生垮塌,致多人被埋。据人民网,截至今天凌晨1时12分,现场搜救工作基本结束,共搜救出28人,其中确认死亡22人。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事发楼栋已被划入待拆区域,此前周边楼房已经开始拆迁工作。


▲父亲用身体保护孩子 3岁女童获救


一声巨响整栋楼垮塌

昨日凌晨,温州市鹿城工业区中央涂村中央街159号,一声巨响划破天际,紧接着,整栋居民楼像山体滑坡一样,发生垮塌。

当地网友发布的现场图片显示,事发地附近一片狼藉。而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倒塌房屋为混凝土砌砖墙,建筑材料有很多木棍木板,却难以发现建筑钢筋。


▲2016年10月10日4时许,浙江温州市鹿城区双屿街道中央涂村中央街159号4幢民房倒塌。新华社


一位住在倒塌楼房对面的居民称,事发时“整个房间突然摇晃起来,随后听到一声巨响”,他跑出去看,发现对面的楼房已经完全塌了下来。这位居民称,报警后,有村民自发参与救援,并救出了一名伤者。此前,事故中逃生的57岁贵州籍务工者闫永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的房间住了5个人,是老板帮着租的,每月420元租金。发生垮塌时,他的头部幸好被一个床板挡了一下,受伤不重。

事发时,温州当地为阴雨天气。新京报记者发现,倒塌楼房系沿街房屋,墙体破旧,底商多为贩卖水果、粮油、餐饮的店铺,顶层有明显的人为加盖的痕迹。而距此不远处,则是新建成高层住宅小区。从现场图片可见,事发地附近街道两旁建筑多为居民楼,底层经营餐饮、超市、美发等个体商店。部分楼体出现裂缝,甚至缺失窗框。

距事发地约200米的一家商店老板称,垮塌的楼房系居民自建房。两三年前,此处已经开始进行拆迁,部分居民已搬走,现有居民主要为外来打工人员,“都是开店做生意的”。“事发楼房周边已经拆了好几座了,但因为补偿还没谈拢,所以一直都没拆成,不知道怎么就塌了。”

徒手刨挖方式进行搜救

昨日18时45分,救援人员在现场搜救中发现一男性被困人员,其身下有一小孩的一条腿裸露在外。经过救援人员20多分钟的手刨,一名3岁的女孩被成功救出,获救时眼睛睁开,嘴唇微动。小女孩现已送至温州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救治,生命体征稳定,正在做全面身体检查。截至今天凌晨1时12分,现场搜救工作基本结束,共搜救出28人,其中确认死亡22人。


▲救援人员救出3岁小女孩。图片来自新华社


官方通报中称,事故发生后,温州市、鹿城区在现场成立了救援指挥部。截至10日上午9时30分,温州市、鹿城区两级党委政府已组织调动军分区现役部队70人、民兵80人,公安400人,消防10个中队130人,武警50人,大型机械设备8台,17辆急救车60多人的医疗急救力量,在现场开展救援。救援人员在用挖掘机清理上层和周边渣土后,为了防止发生二次伤害,在可疑位置采取机械、工具结合徒手刨挖的方式。此外,施救人员在继续加紧救援的同时,对与倒塌民房相连的房子进行拆除。

据现场人员介绍,倒塌民房为农民自建房,与其相连的还有5间建于上世纪70年代的农民自建房,目前这一排房子主体结构均已受到不同程度破坏,随时可能发生次生灾害,给救援现场带来安全威胁。同时,扩拆后可以为现场搜救提供更大的空间。根据扩拆方案,将从事故现场另一侧开始拆除,逐渐向垮塌现场靠近。



截至下午16时许,相连5间民房的扩拆已过大半。救援人员一边使用生命探测仪、搜救犬等进行逐块摸排,一边继续以徒手刨挖为主的方式进行搜救。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被救人员统一送往温州市中心医院、市人民医院和温医附二院接受治疗。

昨晚8时许,温州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急诊科抢救室一名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从昨日上午11时至下午6时,该院急诊科共接收6名被埋人员,“都是青年,送来就没有生命体征了”。3岁被救女孩目前生命体征平稳。

两年前被列入征收区域

新京报记者获悉,此次发生倒塌的楼房,属于2014年开始拆迁的地块。该地块改造是温州鹿城区城中村与旧片区改造的重点项目。

温州市鹿城区政协官网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7月14日,相关地块共有434户被征收户,总建筑面积11.68万㎡。但截至目前仍有93户未签订协议。

当地国土部门的公开资料显示,这一地块土地性质复杂,有国有土地、集体土地、国有工业用地掺杂其中,此外,居住人员也较复杂,有大量外来人员迁入,房屋有违章建筑,也有工业厂房、违章搭建等多种情况。

曾在中央街居住了两年的赖先生告诉记者,附近民居大多是自建房,在原有楼体上加盖的现象十分常见,“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算不上什么新鲜事”。赖先生表示,尽管当地在2014年就启动了拆迁,但由于赔偿问题没谈拢,拆迁进程十分缓慢,有些房子拆到一半就搁置了,又以低廉的价格出租给外来打工者。“以前店面租金约为3000元/月,现在1000元/月就能租到”。

此前,当地媒体曾报道称,相关工程进展缓慢,部分住户要求货币安置,资金缺口严重。“如有50户要求货币安置,户均以195万(13000元/平米×150平米)计算,资金将近达到1亿”。此外,这一地块存在房屋水、电、通信等基础设施混乱,旧房拆除进度受电缆等严重影响,旧房拆除会影响到水电通信等设施,穿插在里面未腾空住户抵制情绪大,未腾空住户“插花”在已腾空住户里面,影响整幢拆除进度等多种问题。也正鉴于此,事发楼栋一直未能顺利动拆。

特写:父亲为女儿撑起生命空间

昨晚6时45分,温州市公安消防局司令部战训科科长孙静抱着一名小女孩从废墟中冲出来。小女孩紧紧地抱着他的胳膊,现场医护人员对小女孩做了紧急检查,除了头皮外伤及右手臂肿胀,未发现其他伤处。

坍塌如此剧烈,小女孩却最终获救。就在半小时前,救援官兵在废墟中掀开一块水泥板时发现一名被困男子,当即叫停现场的挖掘机,并采用人工徒手挖掘的方式,小心翼翼地清理掉压在被困人员身上的砖块。救援官兵说,男子被困的地方大概在3楼客厅的位置,“埋得很深,当时我们只看到了一位成年男子低着头被困在废墟中,已经没有生命体征。”

然而,当挖掘一点点深入时,他们发现这名男子的怀中死死地护着一名小女孩,小女孩仰着头卧着,这名男子则用他的上半身为女孩撑起了生命空间。

孙静说,小女孩被发现时生命体征良好,但她的鼻孔、口腔中充满了沙石、水泥。为了保护她不受二次伤害,官兵们脱掉手套,小心翼翼地清理杂物,一捧一捧地往外捧出泥沙,同时用水浇湿干净的毛巾,将小女孩脸上的污垢一点点擦去,并第一时间为其插上氧气袋。

就在获救的一瞬间,小女孩下意识地紧紧抱住救援人员的胳膊,“别怕,没事了”。救援人员不停地轻声细语地跟她说着话。随后,一女子也在现场被发现,从探测出生命体征到救援完毕,整个过程只用了短短20多分钟。紧接着,救护车呼啸着驶出事故现场直奔医院。

这名小女孩被送往温州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接受全面的身体检查。目前意识已经清醒,还能清晰地喊出自己的名字。据女孩亲属进一步身份确认,小女孩名叫彤彤(化名),今年3岁。而那名为彤彤撑起生命空间的男子正是她的父亲。

评论:温州民房倒塌祸起何处?

昨日凌晨4时许,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发生一起房屋倒塌事故。截至昨日晚间,鹿城区双屿街道中央涂村民房倒塌现场共救出26人,其中20人已确认死亡。倒塌房屋为农民自建房。

自建房而非正规居民楼的身份属性,首先说明倒塌的几栋楼房,在建造伊始,就可能处于无人监管、无专业人员施工的局面,更不消说此后还遭遇了加盖,如此这般,房屋质量焉能让人放心?

虽然自建房并不天然地意味着不安全,但现实却是,绝大多数自建房或多或少存在安全隐患。虽然1993年国务院颁布的《村庄和集镇规划建设条例》对村庄和集镇的楼房楼层建设,做出了相关规定,但由于农民建筑安全意识相对淡薄,监管无力等复杂因素,使得其在现实中的落实状况,一直不容乐观。

加之,相关法规规定,三层以下,300平米,总投资30万元以下的农民自建房屋不属于政府质量安全监管范围,使得自建房几乎就处于一种无人过问的境地。进而,在自建房上的加盖行为,也呈现为野蛮生长的态势,尤其是,被纳入城市改造的自建房。

据中新网,温州倒塌的房屋,已列入城中村改造范围,而据新京报报道,楼体有加盖痕迹。加盖很可能就是住户为获取更多拆迁补偿而去做的功利性行为,又如何指望其安全性?前些年,西安北郊某地就发生过城中村自建房加盖过程中垮塌致人死亡的事件,很多村民就坦言,房子盖好后,我们自己都不敢住。当地的自建房基本都是打工者居住,或许也说明,房屋所有者对住房安全性存有疑虑。

温州自建房倒塌事件,是一起不折不扣的悲剧,但是,悲剧过后,更需要认真审视自建房的质量安全问题。如果相关部门还是看着千疮百孔的自建房监管体系,一副漠然姿态,那么,类似的悲剧还会不断上演。(曹旭刚)
阅读:875
责任编辑:smile

穿越到手机浏览